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高三

Le 22 novembre 2017, 05:47 dans Humeurs 0

關於

  高考還有一百天,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種緊張的氣氛。如同前排那些所謂尖子生的扯的繃緊的心弦,好像一施力就會繃斷,然後分崩離析。我對她們沒有所謂的罪惡感,隻是我這種與所謂現實格格不入的行為會使我與她們越來越遠。

  就像我現在照舊在街口的奶茶店喝加珍珠的熱奶茶;在旁邊那家小吃店吃燒烤;在學校三樓的那間宿舍一抽一七塊錢一包的七匹狼;在後門口第三家的快餐店打同樣的菜,看無聊的電視劇;在細雨飛揚的橘黃色燈光下散步;在教室角落的白色燈光寫我鐘愛的散文。就如同校廣播站重復播放的那些歌曲,彌漫著不可名狀的滄桑,給人一種時光錯亂的感覺。當然也隻能是錯覺,恍惚過後,又剩無邊落木的清明,一成不變似乎成為了習慣。

  關於人生,我們在這所謂的象牙塔中充分想象著我們的未來,淫浸於那些被強加的轟轟烈烈的來路。在天馬行空的思想中我們依舊快樂地活著。就比如我的旅行夢,現階段隻局限於胸懷祖國的地圖上和一幅幅精美的旅遊畫冊。想象著置身於某個地點,用手指著地圖上的坐標豪氣地說句:等著我!又如江波的發財夢,卻隻能在那些勵誌故事中,草根出身的成功者的故事中獲取動力。一切隻能是年少在燦爛焰火下那一場華麗的夢。

  關於友情,就像是行駛的列車。到站了,有人離開,有人上來。換一批旅客進行下一程旅途,路過那些陌生的風景。某段時間,某一群人,某個轟轟烈烈地相交,然後在一起,又散開去。再舍不得,終究是過客。而我卻隻能把握,在歲月的腳步中與朋友簡單而認真地走。偶然有一次在列車上遇見兩個老人,一個是離開的,一個是相送的。在一起寒喧了許久,臨列車出發的時刻,送別的老人突然說:“老哥啊!我今年89,你今年90,我們這是最後一次見麵了啊!”突然間,那麽難過。年歲總是無情,當青春不再,我們老去的時刻,還會有怎樣的懷念。

  關於親情,卻隻是在夜深人靜孤單時的一個奢侈的想法,記憶中溫暖的被窩,可口的飯菜,哪怕隻是一種家的感覺。想想也是一種無法解釋的瘋狂。一種生命的缺失總讓人無奈。我沒有怨恨,因為怨恨找不到對象,或許我早已習慣一個人的生活。而父母隻是生活費與一些電話的問候。我從年幼熬到了年青,早已麻木。我獨自一個人,在這所謂有家的城市裏熬了幾個年頭。這就是親情,一個代名詞,一個可有可無的想念。

  關於愛情,怎樣的對待就有怎樣的感覺。比如我,愛情是遙不可及的遠方。而如今,則是一個錯誤的時光在錯誤的地方,遇到一個錯誤的人,進行的一場錯誤的溫暖。徒添辛酸,平淡而始,無疾而終,然後煙消雲散。當然也可以像沈從文那般理解:在一個正當合適的年齡遇到一個正當合適的人…沒有人可以理得清感覺,就算有也無法涇渭分明。就好像沒有人知道,當愛麗絲丟失了通往仙境的鑰匙,她是該難過地往回走,還是蹲下來難過地哭泣。

  關於高三,給我一個囚籠,送我一份饋贈。囚籠我無法逃避,而饋贈則隻是列車駛過田野的那一絲流光。還有很多很多:十八歲的生命中,那些在我生命中綻放過的花朵,那些在我頭頂飛逝而過的流星,那些曾經溫暖的諾言和溫和的笑容,那些明亮的眼神和善良的任性,一切成為難以扶平的傷痕和無法忘卻的紀念。正如我十七歲的生日,紫羅蘭開得放肆,卻沒有人折下一朵來送我,祝我生日快樂。

  現在的我就那麽活著,不喜歡說話卻每天說話最多,不喜歡笑卻總笑個不停。身邊每一個人都說我生活地好快樂,於是我就認為自己真的快樂。可是為什麽我會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沈默,為什麽在人群中看到個相似地背影就難過,看到秋天樹木瘋狂地掉葉子我就忘了說話,看見天色漸晚路上暖黃色的燈火我就忘了自己原來的方向。

  每一個文字都是掏盡心思的傷,都會有一雙眼睛在哭泣。哭過之後就是晴空萬裏,還是可以放聲大笑。如同那些車站、機場,匆匆從這個城市離去的人,帶走別人的故事,留下自己的回憶,如此惡性循環。

  高三,是預定的軌跡,我無法改變,隻能不偏離地走下去。正如同我那死去的愛情,那費盡心思想要忘掉的,原來真的就那麽忘了!

深秋情未了

Le 7 septembre 2016, 08:59 dans Humeurs 0

孤芳獨影有誰憐這首歌,聽著傷感了,離開的人,遠去的心,有些事情,總是倏忽不定,看著今天,卻不知道明天,但是我知道你已經離開,不管你在哪里,都願你一切安好。---前言
深秋來了,涼意深了,可是你不見了,我的眼睛再也尋不到你的名字了,那個陪我五年風雨的人兒,他不見了,給我留下的是曾經的暖,還有無數喟歎的大大問號。
那相逢的暖暖,相知的甜甜,相憐相惜的美好,都不再了,這深秋給我了無盡的疑惑,那遠去的背影,何時離開的,我居然都渾然不知,只因我從來未曾想過你會離開,還是這樣的貿然。
昨天,更新老去的日誌,無意間點擊了你的頭像,滑鼠箭頭上赫然出現加為好友, 心驟然間像是一塊寒冰了,凝聚冰凍,不解,那個陪我五年風雨的人兒,沒有留下一句話,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毅然決絕的選擇了離開。瞬間,淚眼模糊了視線,多麼靜美的秋光,卻給我下了一場情感的狂風暴雨,是那麼的難以接受。
一直,很睿智,很清醒,從來不會把現實和網路混為一談,而唯有你和我的生活息息相關。
記得五年前,我們都剛剛走入網路,新鮮,我們一起寫字,雖然那時候我的文字不過和小學生日記差不多的淩亂無序,可是你卻總會微笑的鼓勵我,像一個大哥哥。那時候,正是我和他感情不和的時候,只因為整天吵架,打架,才會上網消磨時間的,恰好,也是我事業剛剛起步的時候。
我說:“我沒有哥哥,只有一個妹妹。”你說:“傻丫頭,以後,我就是你哥哥,你就是我世界上最親的妹妹。”
聽著你的話,心裏暖的如春天的一抹暖陽。可能你我都是剛學會網路,心是真實和真誠的。從此,我只要不開心,就會找你,只要和他吵架,就會找你,看著我哭的稀裏嘩啦,你也在網路那頭淚流滿面。你總是耐心勸解我,男人不容易,讓我多多理解他,讓我學會寬容,學會和他溝通。
聽著你的話,我一次次的試圖挽回和他的情感,最後都是無疾而終,而你一直不辭勞苦,費口婆心的讓我別放棄。幾次,我差點放棄,都是因為你的支持,你的耐心勸解 。你可否記得,那年,正在和你說話,突然我 的急性闌尾炎發作,我痛的滿頭大汗的告訴他,我的肚子好痛,可是他卻不問不顧的說我是裝得,然後竟然咕咕叨叨的去睡覺了。
那一刻,我死的心都有了,我痛的躺在地方,畏縮成一個團,正好兒子從外面回來,就這個幾歲的兒子,卻不敢給他打電話,而是給外公打電話,當他外公趕來,我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們的呼喊聲才吵醒了就在隔壁屋裏睡覺的他。可見這麼近,兒子都不敢去叫他的原因吧!因為兒子也怕他的暴脾氣。

Going to buy a bicycle

Le 26 août 2016, 11:54 dans Humeurs 0

I am not so skillful for riding the bike, I have a portable bike which is small and easy control, I have been used to ride it for some important events with my friends in this year and last year, since I have involved Triathlon sport I was told the portable bike is not allowed to play, the meaning is I have to buy a new one 無創溶脂.

There are two kinds of brands are very popular, Specialized American is higher grade which is for the professional ironman, Giant is from Tai Wan, the price is reasonable and I can accept, for a new comer for sure Giant is suitable, before I went to the exclusive shop of Giant somewhere in JiuXianQiao I know nothing about the reference of the bike, there are many of information I need to know, checking with my senior fellow in the club Amway傳銷, OCR series for the beginners with low speed is around 16s, TCR series for the medium level which the speed is around 20s-22s, Defy series for the long distance is surely without my regard it. Liv is new high end product only for women of Giant; the price is all over 8,000 with the speed of 30s, I was trying the one with the straight handlebar and took the photo let them check first, surprised me that this kind of bar is not so serious in the events, the meaning is I have to buy the handle bar, the bar likes a sheep horn, my goodness, I only saw some professional riders on TV with the one, how could I control that kind of bikes. But sounds I have to be accepted it if I really want to buy. Maybe I need the time to match with it 母乳 研究.

I have been to the shop for two times, but still not confirmed which is good to me, Today I am going to the shop again, hopefully I can get my dearest bike in this week and I will show all of you here.

Voir la suite ≫